大圣杯里有什么

废墟之上(04)

周泽楷的场合(就是一块非常意识流的肉)

浓重的 黑暗,犹如实体一般压在胸口,而周泽楷已经知道了他的到来。一双微凉的手抚摸上了他的脸,略过眉眼,鼻子,停在嘴唇之上,指腹由轻至重地揉开双唇,撬开牙关,逼迫他的舌头与他共舞。周泽楷被动地舔过手指的每一条纹路,将他们舔得湿哒哒,沉默的空气里水声与渐渐沉重的呼吸声互相激励。暗哑的音色,应该是常年吸烟造成的烟嗓,周泽楷不那么冷静地分析着。
对方无意说些什么,便将手指抽出来。周泽楷就被另外一片柔软湿润的东西缠住了。它比手指更疯狂更紧密地缠绕着周泽楷的舌头,滋滋有味地吮吸,纠缠,任由对方剥夺肺里并不多的空气。而那具温热的身体也紧紧地贴了上来。
一只手渐渐地沿着脖颈向前伸,在耳侧流连了一阵,然后扣住了周泽楷的头——似乎在追求更紧密更牢固的连接方式。眼前的黑暗并没有什么改变,对方也不曾出声说些什么,周泽楷也没有去询问,你是谁,为什么。有些人,有些事,本是清晰明了,却不得不揣着明白,装糊涂。

静谧的空气里,渐渐浑重的呼吸才显得格外的亮耳。虽然眼前就是一片黑暗,周泽楷还是闭上了双眼,不想看,不能看,不想想,不能想。被誉为无所不能的枪王,现在只想将自己沉入这片黑暗的泥沼。

——那些深藏在泥沼底端的蔓草,疯狂地生长,将意识拖入更深的深渊。

没有视觉,触感会变得更加敏锐,被掀开衬衫,皮肤突然直接接触冰凉的空气那种轻微的战栗感也凸显了出来。而那样湿润柔软而温暖的东西拖着水迹一路向下,更加惹火——这头养在心底的怪兽,如果用颜色去表达,那么应该是红色,朱红色,如同血液的颜色,在战场上伴随着硝烟与腥气。

红色在漫堤,带着热度,将黑暗的冰冷包围起来,有点温暖,有点热,有点灼烧的感觉。要被怪兽带走了,意识在响着警报,在深渊里奋力挣扎。那样灼热的中心,被纳入潮湿的地方,被温柔地对待了,红色的浪潮一层叠着一层,温度越来越灼热,就算知道那是一头红色的怪兽,却不得不诚实地做出反应。

过分重的红凝固在一起会变成更加粘腻的黑泥。有过一瞬间,周泽楷想瞪大眼看清那样的怪兽,然而黑暗阻断了他。然而就算是没有黑暗阻断,可能也会有什么别的阻隔他去看见,宛如隔着一层云山雾罩——没有眼,还有嘴,或许还可以询问,但在最高潮之后,也最终不过一声叹息。

知道,不知道,看见,看不见,时间在沉默的空气里流动,不知道今夕何夕。在周泽楷看不见的地方,昏暗的光在墙上勾勒出一个人的剪影,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普通的一个男人,却因为烛光的摇晃显得格外飘忽,如鬼魅一样。鬼影一般的男子,有一下没有一下地抚摸着周泽楷有点长的发尾,然后着迷般的低下头,慢慢来到周泽楷的耳侧,带着湿热的呼吸,在沉寂的空气中显得格外的沉重。周泽楷耳侧敏感的地方被舔舐了,呼吸的节奏又被打乱,开始慢慢地浑重起来。

心底的怪兽再次蠢动起来,这一次他似乎缺乏了耐心,直奔主题。熟悉的身体,很快就挑起了热度。周泽楷身体最热的一部分被纳入对方最柔软的体内。

影子起起伏伏,烛火摇摇晃晃,飘飘忽忽地,似乎一拍即碎。

一声叹息,对方软瘫在周泽楷身上,周泽楷张了张嘴,最后的两个字在舌尖饶了几圈,也没有说出口。而对方也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只有毛茸茸的脑袋窝在肩窝,烧起来的身体趴在身上,在一片凝重的黑暗中温暖了彼此——最后的温度。

这怪异的温存并没有持续多久,对方就爬了起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穿进周泽楷的耳朵,而后对方帮他穿上了裤子,扣好了衣服,还拍了拍。对方在周泽楷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点点难看的笑容,这才将剩下里的饭盒收拾收拾,转身离开,屋子里又陷入令人疯狂的安静。

在确认了对方离开很远之后,周泽楷才将在舌尖绕了几百次的名字吐了出来“叶……修”对于这个把他困在这里的人,周泽楷并没有太多的怨恨,只是平淡的将这两个字吐了出来,不过是一声叹息。
在命运的玩笑里,所有人不过都是挣扎着的玩物。

屠龙者的轮回传说(05)

今天看了cj展,太开心,扔掉明天考试来更新。叶神保佑我明天顺利过关。

24
周泽楷用的是枪系武器,枪械在这片魔法大陆上倒是不稀奇,无非是将自身魔力压缩到极致,存储起来,然后在需要的时候将压缩的魔力突然释放出来形成爆炸式的杀伤力。碎霜荒火,就是周泽楷的双枪。
“漂亮的双枪。”叶修不免也要赞叹一下这两把枪漂亮的魔力流线。由于枪械对魔动力的要求更高,流线对于枪来说极为重要。
“材料和做工都没得说,初期流线稍微差了一点,有滞塞和断流,但是重新调整过。”叶修将双枪交还给周泽楷的时候,摇了摇头道:“后调的人很优秀,基本不再需要重调了。唯一的麻烦可能是容量不足。不过对一般人来说,也是够用的。”
对于此番话,江波涛是很有意见的:“我们家小周可不是一般人!”
叶修不理会江波涛,端看着周泽楷。周泽楷却依旧沉默不语。
叶修继续道:“容量是枪械本身的固有属性,是在设计图纸上就已经确定好的东西,除非重造,不然根本没办法解决。你要重造么?”
周泽楷将双枪收入枪套之中,摇了摇头。江波涛拍拍他的肩膀走了。叶修看着沉默的周泽楷,继续说:“这两把枪的原主不是你。”陈述句语气。
周泽楷不做声,叶修也不去追问。空气有点沉静,然而很快就被打破了。
“孙翔,别躲啦,老远就看见你了。”
墙角的孙翔听见自己的名字,又装出一副对不起,我在看风景的样子,顺着墙角跑了。
“说起来,我还没见过孙翔露过他的武器。你见过么?”叶修状似聊天。
周泽楷摇摇头:“你见过。”似乎大家都喜欢用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我好像才来了一个月,这个月里真的没见过。”
“你也是我们队队员。”周泽楷莫名地强调了一遍,走了。
留下叶修一个人站在河边的草地,又是傍晚。
“火烧云真是令人感动啊……”

25
武器事件在叶修卖掉了多出来的口粮换成了成堆的烟草为结束。镇子上曾经有很多来来往往的武人,然而听闻龙已经没了,渐渐都不再光顾这个偏远的小镇。所以叶修也没有再迎来别的生意,毕竟菜刀或者普通的猎刀还不至于需要赋予魔力流线这玩意。日子比白开水还平淡。也许唯一值得一提的事,大概是夏日的狂欢节。
所谓狂欢节是镇长提出来吸引人流的办法,毕竟曾经靠着龙之名吸引了大量的来客,人流即商机,没有比镇长更懂的了。这个因龙而兴盛的镇子,必然将龙的主题扔进狂欢节。
而狂欢节的高潮自然要有屠龙的主题。然而剧团已经追随着人流跑了,镇长只能依靠现有的居民。文书参考地摊文学,杜撰了一个非常俗套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巨龙突然出现,带走了公主,带来了灾难。这个时候勇士出现了。勇士带着国王的嘱托上路了,勇士披荆斩棘,屠了龙,带回了公主,然后幸福地在一起了。
当然这是一个被批为毫无亮点的故事。镇长一击掌,不,我们还有亮点的。我们可以请脸担当周泽楷呀,再烂的剧情有脸就可以撑起来。
周泽楷够帅,够亮眼,还是真的为屠龙而来的勇士,有噱头。而且江波涛一队人马曾经跟剧团关系匪浅多多少少都演过一点角色,也熟悉剧团操作。当下镇长就排定了让江波涛一队人出演,周泽楷主演。
然而江波涛摇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其他都没问题,周泽楷不行。”
“最关键就是周泽楷了,务必要让他主演。”
江波涛不由得苦笑道:“你让周泽楷演戏,太难。”
“报酬什么的都好说。”
“不是报酬问题,让周泽楷去念大段台词,不可能的。”
“江波涛啊,你们也来镇上这么久了,我们镇子亏待过你们吗?就这么点要求都不答应,像话吗?连我这个镇长说话都不听了……”镇长突然摆出了官威。
江波涛是怎样一个人精,所谓响鼓不用重锤:“好吧,我们试试。”毕竟还要在这个镇上讨生活,江波涛和他的队友暂时都没有离开的打算。不管是每天周泽楷从姑娘们手里收礼物,还是江波涛从卖鱼大娘那里讨便宜,都已经成为了全队的日常。虽然被孙翔吐槽太堕落,也一样是全队的日常。
江波涛夹着剧本回来说事儿。
然而周泽楷这个腼腆又沉默寡言的性子,去演戏,还是主角,就太难为他念大段大段的台词了。江波涛唉声叹气,叶修哗啦哗啦的翻剧本。最后叶修说了句:“镇长又没说一定要周泽楷来演勇士。”
“不是主角么…”
“谁说主角只有勇士的……”叶修在脸上写满了我要搞事“还有女主角啊……”
众人纷纷转头看了看依旧神游物外的壁花周泽楷,摸了摸下巴,望了望天花板,脑补了一下……“卧槽,想看……”

有人看到了魔都cj上周和叶的娃娃没,好可爱啊!为我周叶打call。私心打个tag。超可爱,超可爱 ,一级可爱!官方还摆在一块了,我不管我要吃糖。55555555

占个tag勿怪,突然好想看纯白的恶魔周,和纯黑的天使叶(不是堕天使)。有没有太太画一个TUT

屠龙者的轮回传说(04)

22
杜明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傍晚晒夕阳的时候,叶修就还给他了一把闪亮的剑。
“做了些小修改,你试试”
杜明试了试,卧槽,好流畅的流线。所谓流线,是魔力流动的脉线,魔力在武器上流动,给武器带来特定的效果。如果说打造一把物理上锋利的剑是一个铸剑师的基本,那么流畅的流线则是铸剑师的根本,换而言之,就是流线调整是铸剑师最重要的高阶技能。
杜明感动得几乎想跪下来“大神,叶神,请接受我一拜”
“要感谢的话,去感谢小周和队长吧,毕竟是他们救了我一命”叶修摆摆手。

23
杜明的剑事件以后,大家纷纷掏出自己的武器,拜托叶修查看调整流线。
“看一眼五天口粮,查一把十天口粮,调整一次十五天口粮”
“不是免费的嘛?”
“对啊,杜明不是免费的嘛?”
“开业酬宾嘛”笑得如同狐狸一样的叶修。
“求打折,求优惠。”
“本店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绝不做高价打折此等败人品的事情”叶修笑得宛如一个守财奴。
“卧槽,狮子大开口啊!”
“魔鬼!”
“恶魔!”
“打倒地主阶级!”
“爱看不看”叶修叼着烟摊开手,然后他发现了角落里磨磨蹭蹭的孙翔和一如既往的壁花周泽楷。
“诶,我说孙翔啊,你在那扭捏半天啦”叶修打发掉呼啦啦的一群人,扭头朝着孙翔笑得高深莫测。
“我……”难得孙翔也有做壁花的时候,张了几次口又欲言又止,眼睛四处乱瞟,最后一蹬脚,跑了。
“他想让你也看看他的武器,不过没好意思开口。”队长见此情景如此解释道。
而一旁的真壁花青年却摇摇头,过会又点点头,队长也托着下巴仔细想了想,叹了口气:“这小子怎么也突然心事了起来,我去看看。”
江波涛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叶修,走了。
叶修走近周泽楷,突然很感兴趣地看着这个总是一言不发的壁花青年:“你的要看嘛?”
“你对他的武器特别感兴趣”虽然是肯定的陈述句语气,但超过十个字的长句对于壁花青年周泽楷来说都是难得一见的光景,不过确实有点答非所问。
然而却让叶修表情裂了一下,迅速又恢复了平静。壁花青年看出了点什么,但壁花青年不说。
“都说江波涛是个人精,没想到你也是。”叶修突然笑了起来,表情舒展开,“不过,现在我对你更感兴趣。”
“要看么,给你打个八折”
“……”壁花又恢复成一朵壁花。
“吐血大放送都不买啊,过了这村可没那店了”叶修成功地将话题引开,饶有兴致地盯着周泽楷,看他默默地低下头看着自己脚尖。
“……”壁花还是一如既往地沉默着。
就在叶修摆摆手要离开的时候,壁花开口了:“穷……”
“……”这回轮到叶修沉默了三秒钟后,笑了起来,“说起来我还欠你一个人情。”
“?”
“给你免费”
“……”
“给你三秒钟思考时间,一二三,好了时间到。”叶修转身就要离开,却被拖住了手。
“不到三秒”
“我说三秒就是三秒”无赖是叶修的生存技能之一。
“……”周泽楷委屈,但周泽楷说不出来,只能拖住叶修不撒手。
“男男授受不亲,同志。”叶修拍拍周泽楷,看着仿佛一朵要枯萎的壁花,促狭地笑了。
“这位叶修同志,刚刚调戏了我们家翔翔,现在又要欺负我们家小周,麻麻是不会答应的!”队长及时出现了。
“冤枉,明明是你家小周拉着我不放手,天大的冤枉。”叶修冤枉,叶修有话要说。
“叶修也是我们家的”周泽楷的尾音总是软软的,重点总是有点偏。
“噗”几乎是同时,江波涛和叶修都笑了起来。
“队员要友好相处哦~嗯,纯洁的。”江波涛加强了重点。
江波涛是个有着魔性画风的人,就算是叶修这种油条子也有种脱力感。
“知道啦,队长~”叶修故意把尾音拖得很长。
“嗯”壁花一如既往。
“好啦,好啦,小周你赶紧去把你的武器拿给他看看。”
“嗯!”周泽楷一路小跑地跑了,留下江波涛和叶修二人。
“我们家小周是不是很可爱。”
“嗯”
“我不知道你什么来历,也不想知道你的过去,但是他们都是我的队员”江波涛突然换了种很严肃的语气。
叶修转过脸来看着江波涛,普通人的身高,普通人的外貌,看起来温和谦逊,放在人群里似乎都很难认出来。
“不信任我?”
江波涛摇了摇头:“你也是我的队员啊……”
叶修眯起了眼睛:“今天的太阳似乎有点晒啊……”
“骚年,你在胡说撒子,现在是傍晚。”江波涛拍了拍叶修的肩,慢慢地踱走了。
风起了,蝉鸣了,周泽楷拿着枪一路小跑地回来了。傍晚的碎光在来人的身上跳跃,仿佛一道金边。
“确实很可爱……”叶修总结道。

屠龙者的轮回传说(03)

19
“……”
“……”
“……”
“……”
队员四人对队内第一脸突然公主抱着一个人撒丫子狂奔回来表示了“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以至于所有人都变成了周泽楷.”
“我家楷楷也要嫁出去了吗?麻麻表示好心伤”这是顺手捂住了孙翔眼睛的队长,“保护小孩子视力人人有责”
“……”
“……”
“……”
“……”
队员四人表示队长的画风过于魔性以至于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让我们继续做一朵安静的周泽楷。
“才不是小孩子!”孙翔在奋力地扒队长的手。
风暴中心周泽楷依然一脸淡定地抱着人走到队长面前。显然,馒头已经吃完了,挂脖青年一口咬在周泽楷肩膀上……嗯……没有血——队长江波涛很想捂眼,但是他的两只手都用于捂孙翔的眼睛。
“饿晕了……”
很快江波涛就明白了,这是又捡了一张嘴回来啊……

20
我们姑且称之为挂件青年的同志醒来的时候,第一句话:“那个……你们有烟吗?”
“卧槽,不光多了张嘴还是杆烟枪,这日子过不下去了”这是心塞的队长江波涛的心里活动。
“……”这是今天也依然沉默的无口青年。
“这位同志……”张嘴的队长江波涛已经无法挽回自己凌乱的风格。
“叶修,大龄未婚男青年,天文地理什么都懂一点,二十四种职业什么都会一点,前后千年什么都知一点。”综合地说,我很NB,言下之意,要不要组队?
江波涛什么人,人精中的战斗机:“杜明的剑坏了,你会修吗?”
“会啊”
“我们经常要帮剧团演出,会演吗?”
“没问题”
“修屋顶”
“可以”
“跑堂”
“小意思”
“大厨”
“不难吃”
“屠龙”
“……”
刚才是一直沉默不语的周泽楷突然的插话。
“所谓无口都是假的,一炸就要炸个大的。”这是心累的队长。
“你们见过龙?”
“这个倒是没有,不过我们在这里的目的就是等着屠龙。”
“嗯,现在正是养精蓄锐!”
“我们不会犯大神的错误把龙放跑的!”
“你们为什么要屠龙?”好奇宝宝叶修。
“会成名啊”
“然后就有钱啦”
“每天在五百平方的床上醒来”
“有五百个女仆妹子对我说早上好,主人”
“在一万平方的餐厅吃饭,吃一半扔一半。”
“你们这点出息真让麻麻失望”这是痛心疾首的队长江波涛。
“就是就是”孙翔也插话进来,“你们这点出息!”
队员纷纷对孙翔丢出一个,你有种,你说的眼神
“当然是——”孙翔清了清嗓子,在众人一点都不期待的眼神里,“世界和平!”
“切……”众人纷纷丢出一个中二少年一定是蹭地摊小说蹭多了的眼神。
挂件青年叶修饶有兴致地看着一群闹哄哄的年轻人,转头看见壁花一朵,“你呢?”
“世界和平呀”青年很理所当然地回答。
叶修头一次听到青年的声音,有着软绵绵的尾音。
“噗……”不知道是谁的忍俊不禁,带动了全体的哄堂大笑。
或许我们可以在无口青年周泽楷的定语里再加一个前缀中二。

21
就这样捡来的青年理所当然地留在了队里。
就如同他自己说的那样,二十四般职业样样都会,不管是演树,修刀,跑堂。队长摸着下巴,捡到宝了。
吃饱了的青年人们躺在河边的草地上晒夕阳,没有龙,没有战争,没有需要他们这群雇佣兵的地方,又是和平的一天。不知道谁又提起了来此地的初衷,杜明抽出了剑,剑指远方“勇敢的少年阿,快去创造奇迹” 然后被队友指出:“杜明你的剑崩刃啦!”
“卧槽”杜明瞪大了眼睛,果然发现剑刃崩了个小口子,“我苦命的剑啊TUT,不该委屈你去削木头TUT”
“卧槽,你居然用剑去削木头,杜明你作为剑客的骄傲呢!”孙翔立马蹦出来指责杜明。
被指责者一脸心疼:“自从上次削木头的刀坏了,就没钱买新的了啊。”
孙翔沉默了。
毕竟……穷……怎么办呢,剑要修,要钱,买新的工具也要钱——现实的问题。
“哦?”被捡来的叶修同学慢悠悠晃过来,“让我看看。”
剑是把好剑。叶修混在队伍里多多少少知道这群天天插科打诨的青年是实实在在的精英,并不是一时兴起就去屠龙的毛头小子。
叶修不置可否将剑还给杜明。
“QAQ还有救?”
“嗯”
“你会?”
“可以试试”
江波涛饶有深意地看着叶修:“这是魔法兵器”
叶修笑得坦然:“我知道”

屠龙者的轮回传说(02)

庆祝修修龙拿到燃王!开森!准燃烦烦,季军楷帝,大家都好好好。
越来越魔性的文风……

6
青年走出小镇,穿过森林,爬上高山,钻进山洞。洞里黑漆漆的,青年却闲庭信步般地自由行动着,渐渐隐没在一片黑漆漆中再也看不见。

7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牧师对青年说:“我看好你成为一个屠龙勇士,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组队屠龙?”青年答应了,牧师给了他两把枪,一件风衣,一顶礼帽。
后来的事情大家知道了,巨龙真的出现了,王子失踪了。

8
曾经很久很久以前有个魔法师,魔法师在家里倒腾自己的坩埚,培养自己的徒弟。然后魔法师听说了巨龙,就领着徒弟骑着扫把赶来了,他对徒弟说:“这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

9
曾经很久很久以前有个术士,他是国家认定的最高级术士,国王很看重他,王子也跟他青梅竹马,但有一天巨龙出现了,王子挥舞着剑追着巨龙跑了,王子说:“我要成为屠龙的勇士”。术士虽然认可王子的实力,但是还是亲自赶去了。

10
曾经很久很久以前有个拳法家,他在路上遇到了他的非常靠谱的小伙伴们,于是他们决定组队屠龙。

11
龙遭到了围攻,所以龙逃跑了。

12
青年和他的小伙伴在旅店中遭遇了盗贼导致不得不留在旅店里打工还债。于是青年错过了和大陆几大神人联手打巨龙的机会。

13
所以当青年和他的屠龙小队赶到时,已经只剩下空落落的巢穴。
“没有金山”
“没有银山”
“没有财宝”
“没有龙”

14
和平的大陆,除了几个国家间互相打嘴炮也没有什么战争。传言里大神们联手赶跑了巨龙,各自各回各家各找各cp。迟到的小队唉声叹气,就这样失去了唯一成名的机会。
“龙还在”青年认定地说。
“确实,传言里龙只是被赶跑了,并没有被杀死”
“现在怎么办?”
“守株待兔”青年最后做了决定。

15
于是小队在不远的镇子里驻扎下来。他们遇到了一个幸运e的枪兵,同样因为各种状况,迟到了。枪兵很生气,枪兵把路费花光了,不得不也留了下来。但是枪兵认为自己是骄傲的战士,不屑于和一群忘了自己屠龙使命的凡人为伍。当然最后结果就是饿晕在路边,被队长捡到了。
“饿不饿呀”队长啃着白面馒头对刚醒的枪兵笑得十分真诚。
枪兵梗着脖子默默转头,奈何热腾腾的馒头在眼前晃来晃去,肚子就响了起来。
“今天还有肉汤喝不喝~”
肉香一个劲的往鼻子里钻,枪兵决定屏息,三分钟后枪兵放弃了挣扎。
“你叫什么?告诉我,给你吃馒头喝肉汤啊”
这时候一群人挤进了这个群租的小房间:“饿死了”“馒头馒头我爱你~”“不要跟我抢!”
枪兵转过头来,他看见桌上一筐白花花还冒着热气的馒头在迅速减少。
“孙翔”在抢到最后一个馒头的时候,枪兵如此回答。
“哎呀,我是江波涛,这个队的队长”江波涛依然笑得真诚无比,“欢迎加入”
“嗯……”枪兵孙翔的声音被埋在了白面馒头里。

16
小队队长是个人精,穿梭在人群中能获得各种各样的信息,哪里有啥活,队长都知道。屠龙小队除了屠龙和做雇佣兵以外似乎什么都干过,修屋顶,刷白墙,扛沙袋,跑堂店小二,刷碗洗盘,甚至倒卖货物,偶尔还会有剧团过来挖角青年,毕竟这样一个闪亮的帅哥确实不多见,做个花瓶都能当角。
“不”青年用一个字拒绝了剧团。
“我们周泽楷呢,是个无口属性的,你让他上台,肯定一句台词都说不出来,所以他真的不适合剧团。不过,能来邀请确实是我们的荣幸。”这是人精一般的队长在打着圆场。
虽然拒绝了剧团,但是剧团还是不死心,一来二去反而跟队长江波涛混熟了,不管是台前演大树,还是幕后拉帘子架场子,屠龙小队也能赚个糊口费。偶尔剧团还能哄到周泽楷跑个不说话的花瓶龙套,赚把噱头。

17
“真是太堕怠了”打完了工,吃完馒头拍着肚皮的枪兵孙翔躺在草地上晒着傍晚的夕阳。
“嗯”这是总是神游物外的双枪青年。
“今天早上有妹子向我搭腔”这是人生赢家的牧师。
“卧槽,为什么没有妹子搭讪我!这不公平!”这是愤愤不平的剑客。
“什么什么?有妹子!”这是一群闻风而动的八卦人员。
“今天也很和平呢~”这是笑咪咪的队长。
就在一群去死团快把牧师逼到绝路的时候。突然枪兵一骨碌爬起来:“不对!”
所有人都转头看着枪兵。
“我被stk了!”
“啊?”所有人都一脸不可置信,然后齐齐摆手,“不会的 不会的”“有周泽楷在,为什么要stk翔翔,这个脑回路我是不懂的”“翔翔,也到了恋爱的季节了嘛,麻麻我好欣慰”“翔翔长得也挺帅的嘛,不过为什么stk翔翔,我也是不懂的”队员们纷纷表示impossible,不可能的,想多了。
“我是说真的!”枪兵踢了踢躺在草地上的同伴。同伴却摆摆手,翻了个身子。
“队长!”枪兵只能寻求长官的帮助。
“孙翔啊……”队长却不置可否。
枪兵很生气,枪兵气呼呼地跑掉了。
而无口青年今天也依然无口地神游天外。

18
无口青年周泽楷今天也被姑娘塞了一口袋馒头,然后姑娘红着脸跑掉了,留下一个一脸茫然的无口青年驻立在风中——今天的风儿也如此喧哗。
无口青年抱着一口袋热腾腾的白面馒头往回走,受不住热腾腾的诱惑,边走边啃。
在路过一个巷口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腿似乎被拖住了。无口青年低头看去,只见从黑漆漆的巷子伸出了一只手将自己拖住了。
传说中,会有一双手从黑暗中伸出来将人拖入无地地狱。
无口青年瞪大了眼睛,拔腿就走——好重!好辛苦
一个青年人被从巷子里拖了出来。
“……”无口青年无语地看着自己的腿部挂件,看样子腿部挂件已经有点神志不清,嘴里念叨着啥。无口青年蹲下来查看腿部挂件,才听到腿部挂件嘴里念叨的“馒头……”
“……”
无口青年蹲下来将一个热腾腾的馒头递过去,腿部挂件张嘴就是一口啃了一半。
“……”然而腿部挂件依旧紧紧地拖住了无口青年的小腿。
“……”无口青年将剩下的半个馒头递了过去,腿部挂件一口吞了下去,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犹如一只仓鼠——怎么办,有点可爱……怎么办看他吃得这么香,自己又觉得饿了。
“……”无口青年又掏出来一个馒头准备往自己嘴里送,腿部挂件说时迟那时快撒开小腿直接拖住脖子就着无口青年的手又一口啃了一半。
“……”好近,太近了!腿部青年的脸迅速放大在眼前,让无口青年有点适应不来,脸腾地就红了。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
腿部青年还在吃…似乎还是不怎么清醒…自己被抱住了脖子……在大街上人来人往……被议论纷纷……怎么办!
不喜欢被围观而日常被围观的无口青年决定拔腿就跑,但是挂件怎么办!无口青年周泽楷心一横,将挂件同志打横抱起来,撒开两条大长腿就跑。

屠龙者的轮回传说(01)

不中不西的幻想设定。一时脑洞满足自己,十二生肖的龙修实在是太可爱了,好想撸尾巴。

1
镇上有个青年,很帅很年轻,一直穿着风衣,带着礼帽。他不住在镇上,但是镇上的人都认识他。每次到了赶集的时候,镇上的姑娘都要拉开自家的窗户偷偷看一眼,然后青年就要小心自己头上会不会突然掉下一盆花之类的事故,或者转角的时候总要小心会不会有姑娘叼着面包突然撞过来。然而,青年的反射能力吊炸天,每次都能顺利躲过去,这种事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于是转角撞妹子的gal剧情,就会演变成极度无聊的小伙子们的打赌——撞到青年赌赢十块钱。然而,姑娘小伙们成家立业有了孩子,他们还没有撞到青年。等着下一代会跑会跳,青年就默默无声地失踪了,就如同他默默无声的到来。日子一天又一天,如同镇边的小河平静地流淌,很快对青年的记忆也如同流水一样,了去无痕。

2
王国有一个传说,有一天巨龙出现了,王子失踪了,王国最好的术士赶来拯救王子,然后巨龙被打败了,术士和王子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乍一看,好像没什么问题,但是仔细一看,emmmmmm……勇士哪去了?不应该是公主被巨龙抢走了,勇士带着剑去救嘛?为什么术士要跟王子在一起快乐的生活,公主呢?王国的民众会以果然是个外来者的眼光看着你“因为王子就是带着剑的勇士啊。”“因为国王没有公主啊。”等等……总之,外来者只能摇摇头说,真是一个不靠谱的传说。

3
在山顶上有一个教堂,教堂里住着一个牧师,牧师是个人生赢家,有个贤惠的妻子,一群可爱的孩子。有一天一个青年来做祷告,很年轻,很帅气,穿着风衣,戴着礼帽。
后来过了很久很久,久到牧师的曾孙子也出世的时候,大家喜气洋洋地摆酒庆祝四世同堂,又来了一个青年,青年很年轻,很帅气,穿着风衣,戴着礼帽,他对牧师说:“恭喜”。牧师的老了,眼神不好了,他没看清青年的脸,只听清了那软软的声音说着没有钱买礼物,很抱歉。牧师突然想起来什么,他对青年说山下有队佣兵,可以去找个活。

4
山下有队佣兵,队长是个温和的剑士,主力是个帅气与傻气兼备的枪兵。和平的大陆并没有什么仗要打,于是队长把主力扔到街上玩杂耍。青年安静地挤在人群里看着一群年轻人打打闹闹。事后,青年在饭店里找到了队长,队长是个神奇的人,青年还没开口,队长就明白了他的来意:“我们正打算转行做点别的,一起吧,看着你总觉得好眼熟。”身后的几个成员还在吵吵闹闹。青年露出一丝略羞涩的笑容,却是摇了摇头。队长拍拍青年的肩:“想来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但什么时候想来,就来此地找我们吧。”

5
青年又回到了镇上,但镇上的人已经很少有认得青年的了,那些他熟悉的名字都已经入土。姑娘们又推开窗户,偷瞄帅气的青年,还有青年带来的新奇的玩意儿。孩童们最喜欢那些新奇的从远方带来的东西,围着青年问个不停。青年露出有点窘迫的表情,孩童们就被姑娘们赶跑了。然后姑娘们围着青年叽叽喳喳,青年更加窘迫了。直到日暮,青年脱手了货物,买好了所需的物资,才从姑娘的包围中脱身。但是还是有条小尾巴跟了上来。
“你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
“嗯”
“有多远?那你去过山那边吗?我听爷爷说,山那边有王都,王都很大很大,人很多很多,是真的吗?”
“嗯”
“我听爷爷说,王都有龙,真的有龙吗?”
“有啊”
“真的吗?那龙长什么样子?”
“……”青年沉默了一会儿,“比我矮”
“……”小孩子不相信地看着青年,但是有掩饰不住的好奇,“那龙是不是有好多好多金子?堆成山一样?”
“很穷的”
小孩子很惊讶:“龙不是很喜欢金子吗?”
“喜欢烟草”
“……”小孩子突然委屈起来,“你跟爷爷说的都不一样,不要以为我是小孩子就骗我。”
“……”
小孩子转身就跑了,留下青年一个人站在村口露出茫然的表情:“我没有啊……”

编后语
黄烦烦的垃圾话想不出来。
轮回明明叫轮回,突然很想写关于轮回(字面意义)的故事。

已经投啦

丨肚肚丨:

突发一个不值钱的抽奖_(:з」∠)_ 这里也给投票的太太们打打call,只要在B萌燃战中投出带上有叶修的普通票,即有可能获得下图的叶修/君莫笑心形挂件一对~决赛结束后在转发中抽取37位包邮寄出(凭票领奖,不需要关注原po)
P.S.制作需要一小段时间,中奖的各位请耐心等待哦
微博抽奖地址:>>打call<<

图by @-睡咩咩- &我